【原圈名玄以渊】为什么你把能伤害自己的匕首从容地递到别人手里?

【全职高手】Lair. Betrayal (1)

* 大家还记得这篇点文吗。其实不是没写,写了手稿不想打字而已。 @轮回男神吴启 ,你要的韩张文。
* 本来不想放单篇名字的,剧透可能性很大的,不过鉴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结,还是放出来吧。
* 黑道paro. 感觉ooc

正文如下↓

他的唇开合着,白皙的肌肤泛起红晕,他眼中似乎荡漾着水波。他的发凌乱的散在额间,有些被汗水濡湿成一缕。

韩文清用手抚过他伶仃的蝴蝶骨,掌心的热度让他身下的人微微战栗。

他的眉稍稍蹙起,红唇中吐出一句话……

“队长,队长,你又走神了。”郑乘风轻轻推了推首座上的韩文清,这才让后者回过神来。其实他平常是不敢这么做的,谁知道队长会不会一时反应过激,一拳头打过来?上一次的白言飞,不就是这样吗,右眼青了一大片。可是副队长时不时甩过来的眼刀子,让他冒着这样的风险也要把队长叫醒。

霸图里早就有了两大定律。

1.绝对无条件服从韩文清的指示。

2.在韩文清和张新杰冲突时,无条件支持张新杰。

倒不是说张副队的决定一定比队长的更英明,只是因为张新杰的手段比韩文清的更让人恐惧而已。

郑乘风绝对不想成为下一个宋奇英,每天负责让习惯晚睡的队长准时十一点上床睡觉,他也不想成为下一个秦牧云,把霸图十年来所有的账目按首字母顺序排放整齐。

所以他在得罪队长和得罪副队之间,毫不犹豫地站在张新杰这边。

“这一个季度,霸图在总收入上突破上一个季度……”张新杰坐在副手席上,脊背笔直,他盯着手中的文件,正在做季末总结。

韩文清发现周围人都用微妙的眼神看着自己,也禁不住有些脸红。这不是他第一次在开重要会议时发呆了。

该死,怎么总想着早上做的那个梦呢?

我怎么可能会把新杰……我又不是弯的。

韩文清用手在会议桌下狠狠掐了自己一把。

这一下掐得有点狠,韩文清的脸不禁抽搐了一下,又偷偷的给自己揉了揉。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那一瞬间威慑力有多大。反正他看见打算和秦牧云悄悄说话的白言飞突然正襟危坐起来,还在笑的郑乘风也一下子严肃了下来。

张新杰还在慢条斯理地对霸图近况条分缕析,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小动作。但不知为什么,韩文清总感觉他藏在镜片之下的眼睛中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这样的发现让韩文清感到他看见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张新杰。这份笑意,柔和了他平素的严肃谨慎,让张新杰突然生动了起来。

韩文清承认自己从未看透过张新杰,他仿佛是一团迷雾,尽管明知道其实不会被伤害,但是总是让人迟疑着不敢接近。

我信任他,把当做自己重要的伙伴,兄弟,就行了。

每次韩文清,总是这么不在意的想。

但他现在知道他错了,其实张新杰的真实如此坦然地放置在他面前。只不过向来粗犷的他,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一点罢了。

这个人,究竟是什么样的呢。韩文清像发现了什么新奇事物一般盯着张新杰一直看。这个永远站在他身后为他出谋划策的兄弟,这个他一直看不透的兄弟,终于在此刻,让他捕捉到了那骤然而逝的本质。

“队长他在盯着副队诶。”郑乘风稍稍往左边移了移,脸上还是认真倾听的神情,嘴唇却轻轻翕动了几下,用气音询问着白言飞。白言飞的手指在桌子下轻轻敲了敲郑乘风的膝盖以示自己也发现了。

秦牧云肉眼不可察的偏移了一下自己的角度:我怎么感觉队长看副队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呢?

众人听了,仔细看看,深以为然。

韩文清注视着张新杰,目光却不自觉的落到他开合的嘴唇上。张新杰用手指敲击着桌面上资料,讲着霸图下一个季度的计划。

张新杰的唇有些薄,颜色有些寡淡,远不如他在梦里见到那般红润。

韩文清脑中不知为什么滑过了一个有些荒谬的想法,那个唇色,大概是长时间接吻后才有的吧。他看着张新杰,心头猛的涌上一阵冲动。他哑声唤了他的名。

“新杰……”

张新杰停下来,看着韩文清。

他想让新杰的唇,如梦中一般染上颜色。

然后他的确这么做了。

〔没有车,真的没有。〕

评论(1)
热度(19)

© 凛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