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圈名玄以渊】为什么你把能伤害自己的匕首从容地递到别人手里?

【全职高手】牵魂引(5)

*失忆梗被我玩坏了
*小周ooc有没有我也不知道,其他角色大概有。
*全文大约一半的地方神转折
*不知道是什么cp
*多视角第一人称写法,可能时间线略乱
*文风多变
*小周生贺

正文如下↓

【周泽楷】
“队长,为什么你在合练的时候,从来都不用大招呢。”江波涛看着合练时的录像,奇怪的问我。

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回答他的问题,因为在我的记忆里,根本就没有任何50级以上的招式,不仅仅是指那些70级或者75级的大招。

江波涛看着我这个样子,犹犹豫豫的猜:“该不会是忘了吧。”

我沉默着点点头,的确是忘记了,忘的干干净净,一点印象也没有,倒是低级的技能记得异常清晰,还隐隐约约记得一些其他职业的低级技能。

“那怎么办,夏休期快要结束了啊。”江波涛有些苦闷的捋了捋头发,又看向我:“队长,你能在这最后一个星期里掌握那些大招吗。”

“在尝试。”我回答:“熟练需要时间。”

江波涛计算了一下比赛日期,然后简单列了一张表。“一个星期后夏休期结束,然后前几轮我们应该不会遇到霸图蓝雨微草兴欣这样的冠军队,满打满算我们拥有两个月多点的时间。”他把那张表递给我,满脸认真。“队长,你可以吗?两个月,从50级到75级,我们只能给你扛两个月,常规赛的后面就会是豪门与豪门的对抗了,我们不能连季后赛都进不去吧。”

我接过了那张时间表,上面写了一些注意事项。我突然有些感动,于是我用力点头。“嗯。”

江波涛看着我,很有一些担忧的样子,他抬手轻轻搂了搂我,我还没来的及挣脱,他就放开了手。他的神色不太自然,抱歉的对我说:“对不起。我一下子没习惯过来。”顿了顿,他又说:“别给自己太大压力,不利于恢复。”他叹了口气,想拍我肩膀的手又收回去:“我们都会在你身边支持你。”

说完他就打算离开了,正好这时,杜明推门走了进来:“队长,我们来切磋一把,哟,江副也在啊,我是不是不该打扰你们。”他偏着头笑,江波涛摆摆手示意不要紧,杜明几步跳过来扯住我的袖子:“队长队长,切磋一把,我觉得我又有进步了。”

“好啊。哪个房间?”我把袖子从他手中拽出来。

“???”杜明一下子愣住了半天都没说话,我看了看他:“怎么?”

他猛地抱住我的胳膊,疾呼一声,队长。激动到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把我给吓了一跳,接着又听到他说:“和你认识这么多年,我终于完完整整的理解你的话,不需要通过江副翻译了。”

有这么夸张吗。我眨眨眼,傻掉了,我以前那么不好相处?

“呵。”我听见江波涛轻笑一声:“看来我这个人肉翻译机终于可以寿终正寝光荣退休了啊。”他一边笑着一边打开门走了出去。

我叹了一口气,被杜明拖着往训练室走。

我也不想这样做,可是这样对大家好,默默碾灭了自己心里刚刚冒出的一丝愧疚。

失去了记忆的日子非常痛苦,像是和全世界脱了节。连爱憎都忘的干干净净,这可是死人才有的权力。至于别人向我打招呼时,我根本没法回应,不知道他是谁,不知道关系的亲疏,不知道彼此的往事。是否有纠缠和执念都一无所知。全世界都是陌生人,我是在陌生人给予的热爱里溺死的可怜虫。

因为我是周泽楷,是枪王,是联盟的脸,是轮回的队长,所以他们爱我,他们朝我微笑,他们向我表达出他们对我的崇拜。我应该高兴的,但是我只想逃走。

我很累。

我回应不了他们什么,因为我已经忘记了我是周泽楷,我也没有了华丽霸道的技术,我除了一张皮囊一无所有,他们爱的是那个周泽楷,不是我。

我觉得自己被周泽楷的光环囚禁着,步履维艰。

想为自己而活,想抛弃掉从前的一切,想重新成为“周泽楷”。我把这些告诉了江波涛,我知道他爱我,可我别无选择。他是曾经最了解我的人,我只有信任他。他当时的神色十分复杂,但最终他答应了我。他声音有些干涩,但他终究是答应了。

突然就有些喜欢他了,在他面前我才能真正的成为自己,而不是履历上那个传奇一般的周泽楷,虽然在其他人面前我还需要背负着沉重的枷锁,至少,我有了一个休憩之地。

评论(18)
热度(18)

© 凛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