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圈名玄以渊】为什么你把能伤害自己的匕首从容地递到别人手里?

【Destiny.Glory】醉花阴【百花卷】(1)

*异世界设定
*联文,建议与其他太太的文一同食用
*OOC有
*主双花,有于远

正文如下↓

国君平静的坐在他的王座之上,神色是他近来少有的柔和。威严惯了的脸庞松懈下来,眸子里荡漾着淡淡的笑意,不多,但是货真价实的温情。不同于他平日故意摆出的那种刻意显露的笑容,只维持着表面的一层,从未达至眼底。

空旷的大殿里弥漫着若有若无浅淡至极的香气,实在不太像是国君的风格,馥郁浓厚的氛香才符合百姓对这位君主一贯的印象。纷繁华丽,花团锦簇。

少年静静垂首立在国君的身后,面上是一片平静,可只要看他那被蹂躏的一塌糊涂的衣服下摆,就可以明白少年心中是多么焦急。他咬着下唇,竭力使自己冷静下来,可眉宇间还是不自觉的流露出几分慌乱无助。

“呜——呜——”外面的号角急促的响了两声。少年再也没办法伪装自己的情绪,他三步两步冲到殿下,猛的单膝跪倒在地:“王!请……”

国君轻轻抬起手,让少年剩下的话全都卡在了喉咙里。少年心急如焚的盯着殿上那个身影。国君撑着王座的扶手站起身来,他立在那儿,隔着寥寥数级玉阶,少年却觉得国君是那般遥远,像是永远也触摸不到的空寂。

“焚香吧。”国军的声音像是从辽远的九天传来一般,空灵柔和。少年没有动,只是咬紧牙,攥着拳。他低声说,压抑着某些情绪:“王,那逆,逆,他!他快要进来了!殿后有一条密道通往王城之外,请王快些离去吧!”少年口中的逆贼二字最终是没能说出口,他到现在还是不相信,可事实教他不得不信。

“不用。”国君摆了一下手,又重复:“焚香。”

“师尊——”少年焦急到连王的敬称都忘记了,他抬起头,正对上国军的眼睛。在他的威严之下,少年终于是有些不情不愿的站起身来,给大殿之内的十二座青铜古香炉燃上了熏香。十二种不同香料的味道融合在一起,竟没有半分突兀,香气浓郁,仿若置身于花万花丛中,能亲眼感受到那般绚烂美景。

国君深深吸了一口气,眉眼舒缓又带了几分死亡般的安详,他对少年说:“到我身旁来。”少年顺从的重新站回了他身后半步的位置。

宫殿的大门轰然洞开,来者带着一身血气,生生冲撞了满殿浓郁的花香,他携着无比狂放傲岸的气势大步跨入殿堂之中。最终他在台阶之下停住了步伐,他微微仰起头,与不远处的国君对视。

殿上沉静的君主缓缓开口,你来了。

来者只一颔首,是。简洁而有力,几乎是宣战一般的铿锵语调。

“我等了你很久。”国君负着双手,有些怅然的欣赏着大殿四壁上精致华美的浮雕,象征着不同月份的花神姿态各异,但唯一相似的就是那悲悯的眼神,他不知道他面前的这个人,是不是也以同样的眼神注视过当年的他。

来者直直的看着国君,目光空茫,不知是看他还是透过他看见了什么,再说话时他的声音有些低沉:“我等这一天,也等了很久。”

“十二年,对吗,十二年的蛰伏,就为了今天这一刻。”国君凌厉的眼神扫在来者身上,刚刚还平和的语调瞬间就掺上了几分讥诮。

来者没有说话,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再缓缓吐出:“今天你焚是什么香?原以为是“缭乱”,又像是混了别的东西,有些冷。”

国君没有回答。来者有吸了吸鼻子,忽然有些惊异地问:“难道你终于配出‘醉花阴’了?那不是你最想调配出的幻惑香吗。”

“不是‘醉花阴’。”国君还是开口了,他不容许这个人亵渎那个在他心中神圣无比的名字,他必须解释:“新香,叫‘花湮’。”说到最后两个字,国君掀了掀唇角,展露几分讽意,他又着重强调:“‘花湮’,百花湮灭,落花狼藉,葬花无痕,乱臣贼子。”他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,眼睛死死盯着下方的人,手掌紧了又松。

评论(2)
热度(15)

© 凛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