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圈名玄以渊】为什么你把能伤害自己的匕首从容地递到别人手里?

【全职高手】牵魂引(4)

*失忆梗被我玩坏了
*小周ooc有没有我也不知道,其他角色大概有。
*全文大约一半的地方神转折
*不知道是什么cp
*多视角第一人称写法,可能时间线略乱
*文风多变
*小周生贺
* 第三章

正文如下↓

【江波涛】

我静静坐在床侧,看着仔细聆听我们说话的小周,他眼神里常常是茫然和迷惘,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,只要是与人际交往有关的一切,他通通忘个干净。

唯一还记得的就是荣耀。他在听到荣耀时脸上绽放出的光彩与欢喜让我惊讶。其实也没有那么让人震惊,他早在以前就对我说过,:“荣耀,一生挚爱。”他说这话时眼睛笑得弯起来,可爱到让人想亲吻。我只是奇怪他忘记了所有人,却唯独记得荣耀和关于它的一切。

毕竟是爱逾生命的东西,失忆也无法忘记。

我轻轻笑着,垂下头。可是我呢,把我也给忘记。

其实这样的比较果然是不太妥当的,我怎么能和荣耀比呢。那是他的事业,他的追求,他的热爱,而我只是他世界中的一个小角落。

萤火怎敢与皓月争辉。

幸好我还是轮回的副队长,幸好我还能在荣耀的战场上与他并肩。轮回的队长和副队长,这种关系听上去比恋人靠谱多了,至少前者拥抱会被理解为战友情,而后者的只会被叫做恶心。

喏,小周现在抗拒的神色不正好说明了一切吗?我感觉到他向我投来的目光,抬起头朝他微笑了一下。他没想到我会抬头吧,眼神躲闪了一会儿,然后他移开了视线。

我低下头自嘲般的笑。

不知怎么,就回忆起当年刚刚喜欢上周泽楷的那段日子。

欣喜又惶恐,每天能看到他就很开心了。他也许只是随意的一句话,也可以让我高兴一整天。

后来手机里的搜索记录从“喜欢上同性怎么办”到“中国同性恋现状”,心情一度灰暗下来,那段时间真是感受到了来自世界深深的恶意。连杀人犯都有人为之开脱,可同性恋明明不是罪行,却受到来自社会各个方面给予的巨大压力,也受到了比罪恶更多的谴责。

整夜整夜无法入睡,躺在床上越想睡越是清醒。除了藤蔓一般爬满心房的喜欢,还有和喜欢一同攀援而上的悲凉。

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深埋心底,倒像是亲手剐下了心脏一般的疼痛。我没有人可以倾诉,只有一遍遍告诉自己时间终究会消磨一切。

把炽热磨成平淡,把烈焰磨成寒冰。

这么过着过着似乎也是习惯了,感觉自己曾经那不顾一切的喜欢,根本就是一时热血涌上头而已,感觉像放下了执念的枷锁,终于获得新生。

其实那么过着也挺好的,我出神地想着。

朋友一般的玩闹,不用把一句话剖析开来,最后得出些自以为是的了解。可是这种惬意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。

第八赛季,轮回夺冠。

从宿醉头痛中醒来的我,惊骇的发现自己身边睡了一个人,仔细一看,是小周。他的睡颜是安静又温雅的,一点也不像平日里呆萌可爱的样子。我检查了自己的记忆,高兴的发现自己并没有做出什么酒后乱性之类的事,除了头疼之外唯一的不适就是喉咙有些痛,声音沙哑。

我打算起身下床,想着睡在一张床上总归是有些不好的,他在梦中突然凑过来抱住了我的手臂,像树袋熊抱着树一样不撒手。他无意识地蹭了蹭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像得到了心爱事物的孩子。

我凝视他的脸,突然发现,那些情绪又开始像野草一样疯狂滋长,堵塞住我所有的出路,我被包裹在浓郁的喜欢之中无法自拔,直至渐渐窒息。

我最后绝望的发现,那是感情根本无法遏止,根本无法控制。

我已经无药可救。

“……跟韩文清告白的,不能因为忘了就赖啊。”孙翔的话打破了我的思绪。

没有了小周,至少还剩下一群队友。我跟着他们一起笑然后提醒着失忆的他:“别听他们瞎说,你可不欠他们什么。”

周泽楷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低声说:“那你呢。”

自然是毫不费力的理解了这句话,但也正因为这样清晰的理解而分外悲哀。要是能听不懂就好了,就不用在他话出口的一瞬间之内解析完成,也就不用面对那么赤裸裸的生疏与决裂。

“是我亏欠了你才对。”我这样回答他,他只是摇头。

他不记得了,我还记得,我想我以后也会记得。

那一天,小周醒来之后,他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江,喜欢我。”

面对着他澄澈的眼,我把口中的否认吞了下去,默默点了头。

他笑起来:“在一起。”

后来我问他才知道,那天晚上我喝醉了说梦话,抱着他说了两个小时的“我喜欢你”。

我无从知道他当时的话是否出于真心,更加不知道他在失忆之前对我抱有的是怎样的感情。

我只明白,在这一刻,他拒绝了我。

说是归还欠我的,其实是划分界限,从此再不往来,把感情换算成不同的价码,用数字去精打细算,无非是想告诉我,我们之间没有那么亲密,没有亲密到所有的付出都不求回报。

他什么也没说,但我什么都明白。

我什么都明白。

评论(1)
热度(20)

© 凛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