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圈名玄以渊】为什么你把能伤害自己的匕首从容地递到别人手里?

【全职高手】牵魂引(2)

*失忆梗被我玩坏了
*小周ooc有没有我也不知道,其他角色大概有。
*全文大约一半的地方神转折
*不知道是什么cp
*多视角第一人称写法,可能时间线略乱
*文风多变
*小周生贺
* 第一章

正文如下↓

【江波涛】
我在小周的床边守了三天,每次看到他在昏迷中都微微皱起的眉,我的心都会再痛上一分。比心痛更加浓烈的情感,是铺天盖地的愧疚。

如果我没有在夏休期到小周来到H市。

如果没有在那天出门。

如果我注意到拐角转弯的汽车。

他就不会受伤了,就不会被撞断小腿,也不会,因为头磕到地上留下一块儿脑淤血。我正在变成边听,医生说这块瘀血没有压迫到神经,不用开颅取出,等着它自然消退就行了。我看着病床上脸色像医院墙壁一样惨白的小周,唯一感到庆幸的,是车祸没有伤到他的手。

车祸没有夺取,他身为职业选手的生命。
可是我又凭什么感到庆幸呢,一切的一切根本就是由我的错误造成。追根溯源,无非是我不应该爱上小周。

不应该爱上他,不应该向他告白。

说不定他其实不喜欢我,只不过是不想拒绝,不想让我伤心而已,心里突然冒出来的想法,把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越是不愿去想,念头就越是根深蒂固,像一颗把心脏都绞烂了,也挖不出来的魔种。

我痛苦地撑住头,恨不得时光倒流。

你得到了他,你毁了他。

你毁了他。

这个声音一直在心里叫嚣着,我无法忽视。

他本应该有更光辉的未来,联盟的男神,无解的枪王。他应该有一个温柔漂亮的妻子,他们幸福美满,可他现在却成了一个同性恋,一个罪恶的,卑贱的,被人唾骂不耻的同性恋,他会被无条件的羞辱,歧视。他会失去一切的荣耀。

但他一定不会后悔,他一定不会抱怨什么。他只会沉默。

但我怎么能不后悔?怎么能这样毁了他,我怎么能……

应该是我太累了,我就不自觉的靠在小周床头沉沉睡去。当在他手指划过我掌心的时候,我醒了。

他的手冰凉而又僵硬,我就给他做手操。就像之前在俱乐部里做的那样。他像是很认真的,在思索着什么,把自己想得头痛,我急忙说:“小周,你别乱动也别乱想,你的伤还没有好。”

小周环视了周围,才发现自己在医院,他的眸子漫上困惑,然后又因为牵扯到伤口的痛楚而异常的委屈无辜。

我的心里比怜惜更多的,是痛苦。

我想对他说,不要勉强自己。我想结束这段别人眼里不正当的关系。我想让他拥有未来,而不是在别人的指点中生活。我恨不得把一切最好的都给他。

可我说不出口,我不想失去他。我不想过没有小周的生活,我太自私了。我不想看着他跟别人和和美美白头偕老。

我太自私了,我以爱他的名义摧毁着他。

我伸出手轻抚小周的侧脸,指尖轻微地颤抖着。小周他把头别了别,应该是试图躲开。他脸上隐约闪现过不耐,我快要被那些情绪碾的粉碎。

收回手,克制住声音的战栗:“小周,怎么了?”

是厌恶我了吗?我吞下这半句话,害怕自己听到肯定的答复。

呵,真是自欺欺人。江波涛,你真卑鄙。

他像是不知道怎样开口一样,我看着这吞吞吐吐的神色,心里除了难受,还有对自己的嘲讽。

游戏结束了,江波涛,人家根本不喜欢你。现在他要收回你所有的权利了,要收回给予过你的全部温柔了,有意思吗?江波涛,拿着别人的施舍当宝贝,拿着别人的怜悯,就以为自己是什么不可或缺的人了。

江波涛,清醒点,放他走。别人能给他你给不了的东西。即使你奉上全世界,也不如别人能给他的多。

杜明是那时候冲进来的,在那个瞬间清楚地看到小周眼中划过的无措,我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欢喜。我那么感谢杜明。是他们的到来才打破了我们之间那么尴尬的气氛,我是那样的欢喜。

至少能再拖个一时半刻也好。

我边和方明华说话,边偷偷注视着病床上呆呆的小周,他温顺的眉眼让我的心剧烈跳动着,而这样的跳动将被我亲手遏制。

小周看了我一眼,那个眼神我无法抗拒。我只好遣散了其他的队员。

我握住他的手,像握住救命的稻草。

不要放弃我!心里的一个声音在高声呐喊。让他离开,一个声音在低低劝说。

小周抽出了手,正当我心如死灰时,他却说出了一句,我怎么也没想到的话。

他说:“嗯……你们是谁?我,我是叫小周吗?”

他失忆了。我竟不知道是该高兴,还是该悲哀。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凛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