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圈名玄以渊】为什么你把能伤害自己的匕首从容地递到别人手里?

【全职高手】牵魂引(1)

*失忆梗被我玩坏了
*小周ooc有没有我也不知道,其他角色大概有。
*全文大约一半的地方神转折
*不知道是什么cp
*多视角第一人称写法,可能时间线略乱
*文风多变
*小周生贺
* 第二章

正文如下↓

【周泽楷】

腿上的疼痛把我从睡梦之中拽醒,我努力睁开自己沉重的眼睛。房间里开着灯,突如其来的光亮让长期处在黑暗之中的我不自觉的眯起眼睛,应激反应产生的泪水充盈了眼眶。我皱起眉,用力眨了眨眼。面前的事物依旧一片迷蒙,大概是因为还没有完全清醒。

我尝试着动了动手指,虽然有些困难,但并没有疼痛或者不适。这么一动,我才发现我床边伏着一个人,我的手和他的握在一起,都因为太长时间保持这个姿势而变得冰冷僵硬。我的动作很轻,但还是把他给惊醒了,看来他并没有睡得太深。

只是他为什么趴在我的床边。在睡眠之中变得迟钝的大脑开始运转,可是我没法得到答案,因为我根本不认识这么一个人。

那个人反手握住了我的手,替我轻轻活动着手指,他的动作温柔而熟练,似乎这样做过很多次一样。他凑近了看我,语气里是满满的担忧:“小周,你现在感觉还好吗?”

他的声音有些沙哑,眼里也布满了血丝,下眼睑是浓重的青色,看来是很长时间没有休息好了。我听着他的话愣了愣,他似乎对我很熟悉?可是我翻遍了我的记忆,也没有找到这么一张清秀而温和的脸庞。

还有,小周?我是叫小周么,我叫什么?大脑猛地一痛,让人根本无法思考,我痛苦的扭曲了自己的脸。他应该是看出了我的难受,急忙说:“小周,你别乱动,也别乱想,你的伤还没有好。”

养伤?我悚然一惊,仔细看了看周遭的环境,白色的墙壁,白色的被子,吊瓶的支架悬在头顶,床边还有铁制的护栏。果然是在医院,我为什么会受伤呢。

我想起我在梦中感受到的疼痛,我尝试着去移动右腿,有点重,应该是打上了石膏,小腿上剧痛了一下,我倒吸一口气,听从了那个人的话不再乱动。

那个人虽然是笑着,但笑容里有点苦涩无奈,他伸出手蹭了蹭我的脸颊,我有点不适应,可是这样的姿势让我没办法躲开,我只轻轻偏了偏头。

我的神色里一定是带上了不耐和疏离,他收回手,有些困惑的样子:“小周,怎么了?”

我觉得我似乎是忘记了很多东西,我惊恐的想着。

张张嘴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,他也就静静的等着我说话。

房间里是一片静寂。

突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,一群人涌了进来,为首的那一个爽朗的笑着:“队长我们逛完了来看看你啊,听江副说你醒了呀,怎么样好点没有!”

“哎呀,你说话声音小一点,吵到队长啦!”另外一个人推了他一把,然后凑过来对我说话,他的眼睛亮晶晶的,像是讨要糖果的小孩:“队长,杜明今天出去玩都没有想他女神诶,一直念叨着要来看你呢。我怀疑他是喜欢上你了队长!”

“滚!吴启你小子再在队长面前瞎说我就打你了,江副还在这儿呢!”先前的那人捶了他一下,嗯……刚才那个人是叫杜明吧?现在这个是叫吴启?

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啊……

“杜明你别不认啊,是谁刚才一路上叨叨男神的男神的?”又有一个人说话了,他的语气骄傲到有些欠扁。

“我日!孙翔你是存心想让我加练是吧?我跟你说,要加练你们一个也跑不了!”杜明满脸悲愤的揪住那个叫孙翔的人的衣服:“方哥,泊远你们快来给我评评理。”

从刚才一直沉默的人说话了:“我给你评什么理,他们说的就是实话啊。”

“泊远你不厚道。”杜明几乎要流下海带泪,他眼泪汪汪的看向那个从一进房间就和我身边那个江副说话的人:“方哥……”

那人闻言看了杜明一眼,笑道:“小明啊,你可要小心点,你方哥我作为一个有老婆的人,要提醒你啊,有时候男人也是会吃醋的哟。”

“江副队,我错了,我真的没有对队长起那种心思。”杜明听了似乎是崩溃了,可怜巴巴的说:“我已经有女神了啊。”

“噗。”一开始就陪伴在床边的人不禁笑了。

杜明看着他笑眼睛亮了亮:“江副,不加练好不好。”

“嗯……”他装出一副认真考虑的样子,然后斩钉截铁的说:“不好。”

“呜……”杜明一下子蔫了。看着他这个样子,病房里爆发出一阵大笑声。

笑声吵得我头又开始疼了。我勉强伸出手抚了抚额,那个被叫做江副的人立马关切的看过来,我不太好就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自己不记得他们,只好用尴尬的眼神看着他。

他应该是看懂了,把那些说是我队友的人全部赶出了病房。

他重新坐回我的病床边,无比自然的握起我的手,微笑着:“小周想说什么?”

我皱着眉抽出自己的手,看着他有些错愕的样子,慢慢组织了语言:“你们是谁?我,我是叫小周吗?”

评论
热度(24)

© 凛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