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圈名玄以渊】为什么你把能伤害自己的匕首从容地递到别人手里?

歧途 1.1 一个叫做筱筱的少女

少年也许是感受到了这道目光,他的眸依旧合着,却皱起眉打算往一旁挪去,正当他动作的一瞬间——“唰!”是箭矢破空的声音。

少年蓦地睁开双眼,右手往地上一拍,整个人翻身而起,借着这股力,他拔出自己的巨剑,向前疾冲几步,一剑劈去,路旁的矮小灌木瞬间折断,露出了之后隐藏的少女,她正在换换收回自己的弓,正是她之前射出了那支箭。

“咚。”直至此时,箭才射中了少年方才倚靠着的大树,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。少女怔怔地看着自己胸前的大剑,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剑尖几乎是贴着她的肌肤了。少女缓缓将视线移动到剑主的脸上,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。而少年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他的内心已经被怒火充斥。

“你是谁。”他一字一句吐出冰寒的话语,如果不是怕滥杀无辜,眼前这个几乎取他性命的少女早已成为他的剑下亡魂。

“我叫筱筱。刚才的事是个误会。因为你坐着的旁边是一个陷阱,而你又打算往那边移,我提醒已经来不及,所以……”少女解释着,最后垂下了头:“对不起。”

他愣了愣,收回了剑却没有收回警惕“你为什么在这里。”他有点害怕眼前这个自称筱筱的少女,是那边的人。

筱筱迅速的抬头看了他一眼,又垂下头去:“因为我,不想让这个陷阱伤害任何人。如果,能够不伤害任何人……”说到最后,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了。

少年的心忽然柔软了一下,他想起自出生后就素未谋面的母亲。父亲说她在生下他们后就去世了,他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,可是他小时候每次因为自己的天赋而得到称赞后,他总会找父亲去询问关于母亲的事。他想要母亲也为他自豪。

“你母亲啊,是个善良温柔的人,非常的热爱和平呢。关于这一点,无论她做过什么,爸爸都相信她的哦。”记忆中父亲把幼小的他抱在腿上,摸着他的头这样说到。

想起了母亲,再看看眼前这个扭着衣角局促不安的少女,他默默将剑背回了背上:“我知道了,你走吧。”他转身想去寻找另一处安静的地方。

筱筱却没有离开,她伸手拽住了欲走的他的衣袖:“那个,如果你想找地方休息,不如去我家吧,而且我有点害怕你受伤了,我家里有药,嗯,就当作给你的赔礼咯。”

他本来想拒绝,但是想起刚才筱筱愧疚的神色,他突然不想看见她伤心:“走吧。”

“嗯……你叫什么名字呢,又是要到哪里去啊。”

“我是一个流浪者,我叫做剑殇风。”这句话,他说的异常流畅。

【女主顺利把男主拐回家。】

评论
热度(2)

© 凛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