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圈名玄以渊】为什么你把能伤害自己的匕首从容地递到别人手里?

歧途 1.0 流浪者

这里玄以渊,本文是和基友雪海合写(应该有人认识雪海孤影吧。)(然而其实大部分是我写的……)
这篇小说来源于我写的剧本,本来是打算在龙之谷里把它拍出来的,也不知道蠢雪为何脑子一抽让我把它改成小说……但是如果我们有时间,我们还是会把它拍出来的。(在这里招几个角色和配音。)
本人并不怎么玩游戏,所以文中会有一些私设,不喜请绕道。
现在本文客串的角色有(文中名)云千劫,雪海,剑舞,绯夜,其他角色欢迎客串~

接下来是招角色部分。(如果想让自己的角色饰演其中人物,请带上图片私信我。)

男主剑殇风(够了,这个伤风感冒的名字是蠢雪取的。):校园头战士(最好剑皇吧),白色(灵魂白或一般白都可)或者深紫色头发都可,拒绝吸血鬼红眼睛。

男二剑逝风:要求同上,可一人饰两角,只要换套衣服。

如果还有其他角色需招人,我会在接下来的文里说明。

谢谢。

以下正文。

“我是一个流浪者,我的名字叫剑殇风。”

一个修长的身影走在通往普雷利镇的小路上。月色黯淡,周围的树林之中,传来了不知名鸟凄厉的叫声。极阴森的气氛弥漫开来,而那个人却没有丝毫畏惧,他甚至连身后的巨剑都没有取下,只是口中喃喃着什么,仔细一听——“我是一个流浪者。”

那个人仿佛是要使自己确信什么一样,一直念叨着这句不明意义的话,有点像是死记硬背,又有点像是着了魔。他似乎有些困倦了,鞋上沾满了泥土他也无暇顾及,原本有力的步伐也变得有些拖沓了,可他还在向前行走,也许是在赶路。那个人身上有种不凡的气息,即使他如今风尘仆仆也掩盖不了,这点从他走路的姿势上就可以看得出来,笔直地向前,精准的一条直线,一旦有阻碍,他就会选择跨越而不是绕路。或许他认为,无论什么东西,也不够资格去阻碍他的脚步。那是一股如果身前挡路的是山,那就把山劈开的气势。

也不知道在这条道路上走了多久,前路没有一个过客,后方也未有一个来者。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他一个人,在这漫长的道路上踽踽独行。

终于,在道路的尽头出现了一些幽微的灯火,明暗闪烁着,想来前方就是一个村庄了,而他却停下了脚步,没有继续向前。

“这就是新的村庄吗,又一个陌生的村庄……这样的生活,我到底……该怎么办。”他望着远方忽明忽暗的灯火,垂下眼眸自言自语着。旋即,他就随意找了棵大树,倚着树坐下,他顺手把身后的巨剑插在树旁松软的泥土之中。他闭上眼睛,一天的跋涉之后,就连他,曾经的……也免不了精疲力竭,他已经很累了。

“没想到,连我……也会有这么一天。”他低声自语,语气里浓浓的讥讽,是在嘲笑自己如今的落魄吗。他疲倦的合上眼,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了,像是陷入了沉睡。

而黑暗之中,有一双眼睛,看着那个树下的少年。

【其实手写稿不止这些,但我懒得打字了,下一章女主就出现了。这是个复杂的故事,如果文笔不好请谅解。】

评论(1)
热度(3)

© 凛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