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良咸鱼写手一只,活在大纲死在开头。只发刀子没有糖,只写正剧没有恋爱甜饼。
圈子多,盗笔全职刀男fate等等什么都混。

【诺儿双十快乐/友情向】一封情书

致阿依:

展信安。

今天是你十六岁的生日。此刻是晚十时十分。这封如同情书一般的信件当然是定时发送的,那时的我可能在某处开着什么莫名其妙的例会吧。也许不能在分配给我的时间里给予你准点的生日祝福,还是有些遗憾啊。

这封信,说实话我不太愿意放出来,这些应该是只属于我们的东西,我不太愿意让别人也看见。想过写贺文,可是想来想去也找不到什么好的梗能写一个甜蜜的HE,只能写一封带着我灼热炽烈感情的信件给你,可千万不要嫌弃啊QwQ。

我不太记得具体是哪一天认识你的了,应该是今年三四月份吧。认识你的途径很奇怪你也知道啦,如果不是你为了《辜月屠城》发檄文声讨lof,我还真的不会认识你呢。你知道的时候应该也很哭笑不得吧。感谢你的那一篇文章啊,让我认识了这么好这么好的一个朋友。

我对于网络上的交流总是抱有深切的不信任之感。“活在空间,死在小窗。”这句话描述我正好,一个话废对于这样纯粹依靠着文字来交流沟通的方式无比不习惯。我不会和陌生人在网络之上交流,我不知道对面的人是否会对我无心的话语感到不满甚至被我激怒。看过那么多八一八,身边也有几个被网友欺骗感情的例子,我确实对于这种关系产生了极大的戒备心。

但我遇到了你。

你像一阵暖风,把我的疑虑掀得干干净净,我完全的信任你,我也不会允许别人,哪怕是我的父母对你产生任何的怀疑。

我的朋友真的很少很少,亲近的不会超过五个。你是唯一一个不在我身边也从没见过面的。如果有一天在路上擦肩而过,我甚至可能认不出你。但我知道,即使从未见过,即使迎面不识,我们都会是彼此非常重要非常珍贵的人,是吗?

阿依,我一直很心疼你。你可以做到我永远做不到的事情,你可以达到我永远达不到的高度,可你为什么总觉得自己不好呢。你是那么好那么好,优秀到我看一眼都可能被灼伤了眼睛,你又是那么温柔,把锋芒都收敛起来,让我能去仰望甚至可以去接近。

阿依,你知道吗。我常常觉得自己不配做你的朋友,你应该和那些更厉害的人在一起,比如D太,比如半叶,而不是我这种做什么都没法做好的咸鱼。为什么我这样的人都能得到你的注视和友谊呢。这种感觉就像是一直在凡间生活的普通人,突然被神明选中,非常不真实。因而我常常是恐慌着的,害怕失去,害怕自己说错了什么,害怕因为我太蠢了被嫌弃。阿依,你对我来说那么那么重要,所以我是那么小心翼翼。

写到这里突然好害羞啊……现在我一个人在宿舍,哭成了一个傻子。其实还有很多话不知道怎么下笔写,不知道怎么去表达,暂时就到这里吧。阿依,无论如何,我都是我很重要的人,一定要一直一直开心下去噢。

最后,祝十六岁生日快乐。语无伦次什么的都请无视吧。

古琴之约,我可不会忘记噢。

凛渊


评论(1)
热度(3)

© 沈易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