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圈名玄以渊】为什么你把能伤害自己的匕首从容地递到别人手里?

【末日企划 • 江雪线】七夕番外

*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
* 想到哪写到哪
* ooc有,慎入

他们说,遗忘是从声音开始的。

她的确快要忘记他的声音了,低沉而富有磁性的,每一句话的结尾处都带着叹息。

他在叹息什么呢。顾子矜不知道,她曾经费尽心思要去了解这个男人,最后看到的却也不过是冰山一角。

是的,他和冰山一样。十分之九都藏在平静的水面之下,而露出来的那十分之一,永远是那样坚硬。亘古的冰冷。

但是真的是那样吗。水面之下真的那么平静吗。会不会也有汹涌暗潮。

顾子矜心里突然泛起一丝期许。她能在他的心里翻起一个小小的浪花吗。

第一次遇见是在城郊小而破败的寺庙里。她听他讲经,他微垂着双眸,银蓝色的发丝安静地垂落在黑白的袈裟上。寺庙里唯一带发修行的僧人,他的存在必然是吸引人的。

旁人看到的是他清隽的相貌和略显忧郁的神情,顾子矜看到的却是他骨子里的慈悲。

是真正的圣僧。不因得到而喜悦,不因失去而遗憾。对一切都充满爱意。

任何人或者说任何事物在他眼里都是一样吧。在站在讲经台上的那个人眼里。

正是因为这样的爱,他才让人感到那样疏离,仿佛超脱于尘世,站在缥缈的云端。

他是红尘里拂过的一阵清风,他是佛殿里洒落的一捧香灰。

她去找他解签。那是她第一次看见他皱了眉,他没有多说,只是简单的两个字。

放下。

顾子矜猛地抬头,撞入了他深邃的双眸。在他的眼神之下,她感到自己拼尽全力想要遮掩的东西就这么暴露在外面,仿佛赤身裸体。埋藏到心底深处的伤口又被扯了开,开始汩汩流出血液。

放下什么?放下手中的利刃。放下心中的执念。

讶异,接着苦笑。她做不到,她放不下。她只有逃离。

顾子矜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小寺庙,也再也没有见到那个人。

她快忘了初见那一天佛殿内昏暗的光线。

她快忘了他曾与她擦肩而过。

她快忘了他清净的面孔澄澈的眉目。

她甚至都快忘了,他叫江雪左文字。

【能看到这里真是委屈你们了,一人给一个啾啾。】

评论(8)
热度(14)

© 凛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