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圈名玄以渊】为什么你把能伤害自己的匕首从容地递到别人手里?

【末日企划 • 江雪线】丧钟(1)

* 企划文

* OOC有

* 小学生文笔

* 军队设定全是瞎扯

  顾子矜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液,然后顽固地向不远处可以称得上“怪兽”的生物举起了枪。

  95式自动步枪,口径5.8mm,弹药可在100米内击穿8毫米钢板,杀伤力大。

  脑中闪过关于这把枪的信息,再看看那只毫发无伤的怪兽,她不禁自嘲。

  杀伤力大?真是笑话。

  顾子矜紧紧盯着那只怪兽,看它锋利的骨刺,坚硬的躯壳,空洞的眼窝。它右手紧紧握着一柄长刀,左手却是抓住人的尸身大口啃食。鲜红的血液从它的獠牙滴落,在它脚下淌成了一条小河。

  额骨在上一次的战斗之中被磕破了,只是一点小伤而已,流的血却多到队友们以为她快死了。她用衣袖狠狠擦了一下快滴进眼睛的血液,然后给身后的队友做了一个手势——胳膊垂直向下,握拳向后摆动。

  “撤退。”她用军事手语无声地向队员发出命令。而她自己则握紧了枪缓缓后退,随时准备着担负起殿后的职责。

  顾子矜偏了偏头,看到队员们的确已经撤离之后,才稍稍放下心来。她手心里已经满是冷汗,没了火力的压制,眼前的怪物杀死她是轻而易举的。

  她一步一步向后退去,目光根本不敢离开,手指扣在扳机上都快僵硬了也不敢有一点的放松。她已经走在了生死的边缘,任何疏忽都会让她掉入万丈深渊。

  每退开一步,顾子矜都觉得离死亡的威胁远了一些。

 

  “报告,上将叫您去他的办公室。”

  顾子矜应了一声,迅速换上了一套干净的军服。她才刚刚完成30天一次的野外生存训练,背上枪支弹药和生存用品,徒步行军一千余公里。 前两天是圣诞节,但是在军队里,训练就是训练,从来没有节日一说。

  站在上将办公室门前,顾子矜低头看了看自己,又一次扯了一下已经非常妥帖的衣服,拍拍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,无论她在军队里是怎样一个严肃的形象,在上将的面前,她都希望自己能够再好一点,再优秀一点。深深吸了一口气,顾子矜轻轻叩响了房门。

  “进来。”听着这个威严的声音,顾子矜手臂顿了一下,才坚定地推开房门。

  上将正坐在桌前办公,闻声抬起头来,那一双经历时光沉淀了所有风雨血腥的深邃双眸停在顾子矜身上,似乎能直直看进她的心里,顾子矜心里莫名有些颤抖。

  她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抬眸看着上将,分毫不让:“士兵顾子矜,报道。”

  上将看着她,眼神中终于流露出了一丝和蔼:“我听说了,这次野外生存训练,你们小队做的最好。”顾子矜不敢应声,上将注视了她片刻,称赞:“不错。”

  顾子矜心头的大石放了下来,但面上仍旧不敢流露出丝毫欣喜。

  “在你们野外训练的时候,A市发生了一场浩劫。但是因为大型太阳磁暴,所有通讯器都报废。从前线传来的少许信息表示,出现了一种食人怪物,子弹只能击退,却无法消灭,而且植物也开始疯狂繁殖。就在今天,十二月二十八日,A市临近乡镇也全部沦陷。”说到这里,上将沉默了,他看着顾子矜,目光里有些隐晦的意味,然后他缓慢地开口:“上级要求军队前去支援。你的任务除了要撤离A市及临近乡镇的幸存者,也要为将来安全区的设立做准备。”

  顾子矜听到上将叹了一口气,语气低沉:“大风刮起来啦。”

  顾子矜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,她只双腿一碰,敬礼,铿锵有力:“保证完成任务。”随即她就转身准备离开。

  “这一次林钦也会和你一起去,好好和人家学。你是我的女儿,不要给我丢脸,也不要给顾家丢脸。”身后上将的声音让顾子矜收紧了抓着门把的手,她握了握拳,只沉声应了一句:“是,长官。”

 

  顾子矜回去的一路上都没有抬起头来过。所有看到她的人都在心里暗自诧异,不知道这个魔女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,但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询问,谁知道结果会不会是让自己被加训。

  她一路冲到了射击训练室,话也不多说,拿了枪就开始射击,每一枪都命中红心,巨大的后坐力震得她手腕发疼,是旧伤被引动了。

  “啪。”最后一枪脱靶了。手中的枪滑落到地面上,她整条手臂都在疼痛下轻轻颤抖着。顾子矜用袖子狠狠擦了擦眼睛,深深吸一口气,将自己脸上严肃冷漠的神情绷住,然后才走了出去。

  幸好登记的人并没有发现她泛红的双眼,只是例行公事的询问了几句就让她离开了。

  从小就是这样,只要是长辈,对她几乎没有满意过。一次一次的努力,训练 到几乎快要死去,也得不到任何一句夸奖,仿佛一切都是这么的理所应当。顾家的人,随便一个拿出去都是那么的顶天立地,刚强的像雕塑一般,从来不曾欢笑,也不曾哭泣。

  永远只有过错,永远只有责备。在他们的眼里,一切都是那么轻而易举。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,真是给顾家丢脸。

  除了那一次。顾子矜抓着自己的手腕,在战场上受伤的手腕。在她躺在病床上羞愧欲死的时候,长辈却难得有了称赞与笑容。战争给她留下的不可磨灭的痕迹,顾子矜眼里代表着耻辱的伤疤,在长辈的眼里却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勋章。

  从那个时候,她才开始明白,战争对于她的意义,对于他们家族的意义。

  为了战争而存在。几乎可以这么描述。

 

评论(1)
热度(21)

© 凛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