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圈名玄以渊】为什么你把能伤害自己的匕首从容地递到别人手里?

【原创】神堕▪荆棘冕(1)

* 原创小说

* 小学生文笔

* 大量朋友客串  (虽然可能一时半会出不来)

   艾特其中几个 @诺水素清  @雪海孤影 

* 无良作者随缘更新

* 不存在甜饼,慎入

    “这是一场屠杀。”一个声音在他极近处响起,惊得他浑身一颤。

  他循声望去。

  一位身着戎装的将军正注视着他,神情冷肃,眸中除了寒意还有他看不懂的复杂。将军按着腰侧佩剑的柄,语气没有任何起伏:“他们都有着神的庇佑,而您,我的陛下。您背弃了神,甚至连神赠予恩赐的一切也一并拒绝了。”

  他不懂这个人在说些什么,他也不认识这个人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里。他在拉开他房间里那该死的窗帘之前,他都处在“正常”的世界之中。

  在不久之前,他从睡梦中惊醒。毫无预兆地从深层的睡眠中醒来,像是被生物钟唤醒,又像是蒙受了什么神秘的征召。

  那时的他勉力伸出脑袋看向窗外,可他只看见了一团黑。他不记得自己拉过窗帘。

  那黑是吞噬者的巨口,是已死之人沉沉的眼。窥视着他,让他浑身一颤。

  他忍不住掀开被子下了床,拿脚尖拨拉了半天也没找到拖鞋,索性赤足踩在实木地板上,冰凉从脚底一路窜上天灵盖,激得他打了个机灵。空调的定时系统也不知道是不是坏了,都到了这个时候,居然还是能感受到寒风吹在他的脚面上,如阴魂在轻轻抚摸。他皱着眉头去够床头柜的电子钟。

  幽蓝的荧光在漆黑的房内洒开,凭空生出了一团鬼火,给他眉间晕染上了浅浅的色泽。

  凌晨2:43。他才睡了两个多小时。

  他瘪了瘪嘴,重新窝回被子里,把自己缩成一个球,然后在柔软的床上滚来滚去,床单被弄得皱巴巴的,郁金香都被揉成一团。

  最后他颓然地从床上爬起,随手把头发抓了抓,让它变得更适合鸟儿筑巢些。“正好,看看凌晨两点的城市是什么样。”自嘲了一句,他灌了口昨晚没喝完的果汁,趿拉着拖鞋走向落地窗,用力将深蓝的窗帘拉开。

  “啪!”果汁罐掉在地上,未饮尽的残液缓缓流淌出来,脏了光可鉴人的木地板。他猛地拉开通往外面的玻璃门就冲到了阳台上,被门槛狠狠绊了下,连拖鞋也甩飞了一只。不过他显然没有在意这些,连撞痛的脚趾也没有查看,就死命揉了揉眼睛,扒着栏杆朝外面看去。

  半边天空被熏成狰狞的赤红,火焰舔舐着苍穹,黑烟缓缓上升,在高空盘旋凝聚,久久不散,时不时扭曲成可怖的鬼脸,青面獠牙,令人心生畏惧。铁锈的气息像把锋利的钢刀从鼻尖直贯入脑,将他的意识生生劈裂,几乎要炸开他的头颅。刺耳绵长的开裂声异常清晰,混合着耳内细微的蜂鸣。尖叫,咆哮,兵戈碰撞,马蹄扬尘。地面上鲜红的颜色烧着了他的眼睛,他听见城市在哀嚎。

  他扶住栏杆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,入手的却不是不锈钢的锥心冰凉。他再仔细一看,赫然发现不仅是围栏发生了改变,甚至身上的棉质睡衣都变得华丽无比。

  接着,那个声音就传来,吓了他一跳。

  现在的他控制不了身体,不由自主地开了口,讲着他听不懂的语言,出口就是奇怪的音节。可他的脑中像是装上了高效同声传译机器一样:“那不是神,奥古斯汀,那是恶魔。神契也不是神的眷顾,是恶魔对我们灵魂的贪图。”

  “贤者,失去了家园和失去了灵魂又有什么区别呢。”奥古斯汀深邃的蓝色眼睛盯着他,像是要从他的神色中找出些什么,但一无所获。

  一股莫名奇妙的愤怒和轻蔑燃烧起来,他转过身子,上下打量奥古斯汀,突然他“嗤”地冷笑了一声。他负着手,十分倨傲:“你是来杀我的吗。”

  出人意料的是,奥古斯汀毫不避讳地点了头,然后猛地抽出自己的长剑。

  他感到自己被举起,耳边最后的声音是奥古斯汀的厉喝。

  “叛逆已除,神国将立。”

评论(7)
热度(24)

© 凛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