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圈名玄以渊】为什么你把能伤害自己的匕首从容地递到别人手里?

【全员向】异端[1.5]

www阿依说热度到一百就隔天更新。我来助力。

诺水素清:

【全职】异端·诺水素清:




打的CPtag和出场人物tag,占tag十分抱歉。


我还在假条期间,更文真的会很慢,很抱歉。


喻文州黄少天郑轩回归,王杰希回归。嗯。。。我还是写不到预告里的事情。


很水的一章,主要介绍一下前因后果,字也不多,3000+


次更近万的诺水素清强迫症快犯了,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……


时间,要倒回小新杰搬凳子爬窗子看山下人群的那会儿……


最后,求评论啊QAQ





【文章】异端


【作者】诺水素清


【前文链接】1.11.21.31.4


【文章辅助】空积城概览梵雅库勒语




第一卷:荆棘刺与最后的冠冕


第五章:因果


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头顶有些不舒服。有人在看自己,这是喻文州的第一想法,而且这视线是从山上传过来的,一定是圣殿的人!


       为什么会有人注意到自己?那个意料之中的圣殿骑士耽误了自己不少时间,但这会儿工夫他也没时间给圣殿报信。圣殿的人为什么要注意自己?自己暴露了什么吗?自己怎么暴露的?这会造成什么?


       一条条疑问在脑海里迅速窜过,让人抓不住信息的尾巴。喻文州放慢了脚步,闭上眼睛,希望缓下速度可以帮助自己找寻答案。但是答案沉寂在一片黑暗里,像是害羞的少女,藏在一片纱幔背后,不肯露出她姣好的颜来。喻文州不敢焦躁,他试着静下心神,拨开黑暗,穿过纱幔……可是他的身体僵住了。
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站了一会儿,喉咙里似乎沉了一块石头,沉重又痛苦。直到后面的人开始推搡他,他才迈开步子,一点一点向前移动。那种潮湿且阴暗的感觉久久不下,喻文州按着方世镜,方前辈教他的方法深呼吸——吸气,呼气,吸气,呼气……还是没有效果。一直在心底蛰伏的恐惧总会暗暗地抬起头,在任何可以让他抬头的时刻。
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睁开眼睛。他和黄少天、郑轩站在人群比较靠前的位置,距离前方骑着白马带领队伍前行的圣骑士不足十米。而那个突然冒出来的王杰希此刻也骑着教会的白马走在前面,他重新把标志着魔道学者的三角帽戴了起来,也许是为了遮阳。他们两个似乎在聊些什么,刚才还对王杰希很是防备的圣骑士此刻却是有说有笑的,看上去很放松。
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仔仔细细地盯着那个比自己大不了一两岁的魔道学者,仔仔细细盯着他那一张一合的嘴,仔仔细细地盯着他嘴角挂起来的笑意。不用术法,在这个距离,他听不清这个自己从未见过的,也没怎么听说过的微草人的话,但他了解圣殿和微草之间的关系。这个时代的关系,除了利益还能有什么呢?说到了利益,除了权利又有什么呢?他大抵能猜到些许这个叫王杰希的家伙在说些什么。他那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背后藏着的笑,此刻,在喻文州的眼里,就好似在轻贱人命。
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未曾恨过魔道学者或者其他什么法师,也未曾恨过微草堂和生命法庭,以及前两者的所在之地学城。作为一个来自布尔斯镇的慕斯里戈赫贵族,喻文州人缘不错,他甚至与不少来自学城的智者们[注释]保持着良好的友谊。然而这一切,似乎要在今天打破了。


       微草堂?生命法庭?学城?活脱脱的青教!


       大家甚至能够原谅你们也曾是那场惨绝人寰的战争的主导者之一。


       可如今,你们和光明圣殿竟是走得如此之近。


       你们是要否认自己身上流着的异端血脉吗?
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宛若荒原的心在颤抖。他本以为自己可以更加冷静一些的。




       “嘿!嘿……喻……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年轻的剑客显然注意到了喻文州的不对劲。黄少天机警地瞟了一眼周遭,圣殿骑士团的骑士们正目不斜视地站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,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小动作。空积城,这个传闻中离太阳最近的城市,此刻正慢慢步入正午。安静的队伍因为慢慢攀升的温度变得有些吵闹。典型的机会主义者抓住了这个忙乱的小时机,压低自己的声音唤着,试图让喻文州回神。


       可是并没有,圣殿骑士似乎看过来,也许是因为队伍的吵闹。那冷冰冰的视线扫过来,周围很快就安静下来。黄少天闭上眼睛,在那巨大的光明神雕像的目光之下,在心里恶狠狠地诅咒着这该死的圣殿——也真是无奈,他是满嘴的话,每一句还不带重样的,现在却一句也不能说出口,不能吐个爽利。


       好在夹在两人中间的郑轩意识到了什么,他眼珠左左右右地探了探,悄悄伸出一根手指,小心地拽了一下喻文州的袖口。可是喻文州的衣服有点太厚了,对方的眼神还是愣愣的,显然是没注意到发生了什么。郑轩咬咬牙,在心里默默念了一句“压力山大”,这次他伸出了整个左手,狠狠拽了一下喻文州的袖子,还顺便摇了几下。
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一个激灵,他扭头看了看郑轩,却见到郑轩身侧的黄少天朝自己挤眉弄眼。喻文州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,他徒然陷入了恐惧、猜忌与仇恨,却全然忘记了正事。喻文州朝身后看了眼,那些跟在自己后面的队伍还是黑压压的一片。而落在脑袋上的视线似乎也不见了,喻文州在心里哀叹了一下,转头对着黄少天点点头。黄少天见喻文州终于有了反应,给了他一个不算埋怨却还是有小情绪的眼神,顺便龇了龇牙。那颗标志性的小虎牙,在阳光下面,还闪过一道光。旁观了全过程的郑轩忍了很久才不让自己笑出声来。


       是了,来自边境的朝圣者喻文州,来自海那边的剑客黄少天,几个月前就在空积城落脚的酒馆小伙计郑轩,其实是一伙人。他们正是圣殿所要追捕的来自蓝溪阁的异端。而同时混进这光明神所在的神圣之城的,还有他们的师傅,蓝溪阁阁主魏琛以及首席术士方世镜。


       不过,听那个魔道学者的话,这两位似乎被生命法庭的人给抓住了。


       普通人是不能在上山之路上说话的。三个人面面相觑,却无法交流。黄少天表面很平静,心中却不知道有多焦急。自己的这条命是魏老大给的,魏老大不单单是自己的恩人,师傅,还是自己的亲人,可现在他却生死未卜。还有那一个即将被处死的牧师——徐景熙。他并不是广尔克斯人,纯粹是为了自己所坚持的道义,这些年在光明圣殿冒着风险收集信息,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蓝溪阁以及索克萨尔公国的遗民。这是自己的朋友,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受尽折磨,活活被熊熊烈火吞噬?


       郑轩见黄少天愁眉不展,心中再叹“压力山大”。几个月前,徐景熙突然没了消息。起初,大家以为他只是像曾经发生过的那样没找到传送情报的时机。然而,蓝溪阁众人耐心等待了整整一个月,徐景熙却像是人间蒸发一样,音信全无。大家虽然没有见过这位可敬的牧师,却知道徐并不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,如果放弃,必定会通知大家不要再等。才智过人的喻文州很快意识到,徐景熙是被圣殿的人抓住了,且并没有出卖蓝溪阁。徐景熙与蓝溪阁的联系方式只有徐和方世镜知道。如果徐景熙叛变,处心积虑想要除尽异端的圣殿,定然会利用这个机会,让徐景熙向蓝溪阁提供假情报,将蓝溪阁一网打尽。可是圣殿没有这么做,那就说明圣殿还不知道徐景熙与蓝溪阁的联系方式,自然,徐景熙没有透露什么秘密。


       既然如此,这个好心且无辜的牧师必须要救。然而圣殿对信息的封锁程度是无法想象的。失去了徐景熙,大家就绝对不可能从圣殿那儿得到什么消息。但是,异端永远都会公开处决,即便是教会的叛徒,光明圣殿也不惜丢了自己的脸面。既然如此,那救人方式就只有一个——劫法场。


       在处死异端的前一个月,圣殿必然会昭告天下,细说具体时间地点,让信徒们前来观礼,所以时间绝不是问题。可是,这一个月,圣殿也必然会加紧空积城的防御。就算大家都是戏精,也难免圣殿查出什么端倪。要保全大家,那就要装作互不认识,彻底断了三人之间的潜在联系。


       最先进城的正是自己郑轩,他在圣殿还没有放出消息的时候就赶紧城里落脚。一个成天“压力山大”的小兄弟,看上去邋邋遢遢,提不起精神,却最能让人放下心。打探城中状况,提供会合地点的重任便交给了自己。


       话最多的黄少天是个善于利用消息的机灵鬼,很难不引起别人的注意。为了彻底伪装,年轻的剑客离开了蓝溪阁,去了离空积城不远且与空积城有商贸往来的海城新堰。凭着自己独特的本事——自来熟,黄少天很快掌握了当地的风土人情,练就了熟练的新堰方言。接下来只要等上一艘商船,在处刑日来临之前到达空积城,与郑轩会和。


       年少老成的喻文州,作为年轻人们的战术师,他最大的本事就是推理分析,随机应变。拥有象征慕斯里戈赫贵族的样貌和姓氏的喻文州,最适合做一个无知的朝圣者。大陆这么大,消息又怎么能传到布尔斯镇呢?一心一意的朝圣者,除了光明神,又怎会关心其他的闲言碎语呢?除非他来到神迹白城,心无旁骛的他才会分些心神认真去了解一些奇奇怪怪的事。总而言之,处刑日当天进城才是喻文州最好的选择。


       至于那两位老狐狸,如何混进城里大家自然是不用担心。仅仅凭借三个年轻人,怎么也是不可能劫了那光明圣殿的法场的。若是有两个经验十足的前辈自然是再好不过。却没成想,千算万算,眼看万无一失,问题却出在了最不该出问题的人身上。


       郑轩摇摇头,默念一声“压力山大”。元老失踪,蓝溪阁早已元气大伤。现在为了徐景熙,恐怕要搭进蓝溪阁所剩无几的全部家底。这法场,到底该不该劫?




       “当然要劫!人必须要救的。蓝雨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诶?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、智者:学城的一个称号。只有富有学识的人才能获得此称号。智者值得所有人尊敬,并且智者大多很高冷啊……交朋友不容易。详见梵雅库勒语


2、啥?青教?啥?异端血脉?啥?喻文州不恨学城?对,诺水素清又挖了坑。


3、徐景熙牧师上线啦!~蓝雨上线啦!~


4、夭寿啦!作死啦!有异端在安静的队伍里明明白白地喊我要劫法场啊!


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



感谢看到这里的所有人!


欢迎红心蓝手评论~









评论(1)
热度(98)

© 凛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