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圈名玄以渊】为什么你把能伤害自己的匕首从容地递到别人手里?

【全职高手】牵魂引(10)

剧情差不多进展一半了,剩下的手稿我还要修一修,毕竟当时也没有认真写,现在简直看不下去。


*失忆梗被我玩坏了

*小周ooc有没有我也不知道,其他角色大概有。

*全文大约一半的地方神转折

*不知道是什么cp

*多视角第一人称写法,可能时间线略乱

*文风多变

*小周生贺

正文如下↓


【江波涛】

 

 喜欢叶修,喜欢叶修,喜欢叶修。

 他的话向来少,但每一句都像是一个放的精准的大招,打实了能让人少一半的血。而我呢,被大招接二连三的命中,别说我没法给自己加血,就算可以,估计也早就被打死了。

 真人就是这点不好。我躺在酒店的床上突然就有了不少感慨。

 魔剑士无浪在每次训练时都被一枪穿云那样虐,几乎次次被巴雷特狙击爆头,次次都还能顽强的站起来。血被打掉了有牧师加上,人死了也不过是重来一次,可是真人呢。

 受的伤怎么能在一瞬间愈合?

 人心果然还是太脆弱,没法像角色一样,即使千疮百孔还能屹立不倒。

 魔剑士无浪掉的血,笑歌自若一个治愈术就能补上,不仅他可以,石不转或者小手冰凉也都可以,实在不行靠着君莫笑那点初级技能也能够慢慢的一点点的刷上去,除了那位被戏称“回血之外无所不能”的枪王一枪穿云。

 要是人能像游戏里一样多好?可是没办法啊。而更加可笑的就是。心上的洞,除了他周泽楷,还真没有一个人能填的上。

 只有让它裸露在那里,寒风把滚烫都吹成冰凉。

 

【周泽楷】

 

“师傅,麻烦跟上前面那辆车。”急急地在路上随便拦了辆出租,我甚至没有时间去确定一下司机有没有可能认识我,就赶忙说道。

 “好嘞!”开车的师傅是个谢顶的中年大叔,作为这个年纪的人,他似乎并不玩荣耀,我也因此稍稍放下心来,把视线转移到了不远处另外一辆出租上。

 那辆车上有三个人。陈果,苏沐橙,还有......叶修。

 想到这个名字,心脏又不禁猛烈地跳动了几下,吓得我赶紧捂住胸口,又立马放下,害怕让旁边的大叔看出了我的异样。

 不过他似乎并没有太在意我的动作,反而是专心致志地追逐着前面的车。开了一会,他偏头问我:“诶,小伙子,你是不是要去南山公墓啊?”

 “???”我很是不解的看着他,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。“我不知道。”我只得低声回答。

 反倒是他疑惑了:“我看他们走的这条路就是那条去南山的路啊,你不是要我跟的吗?怎么不知道。”

 见我沉默,他又说起话来,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:“清明啊,不是去扫墓,干嘛走这么一条路啊。”

 清明。扫墓。我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了,这么说来,他们的确是去扫墓无疑?是给谁呢,他的某位亲人吗?

 胡思乱想了一路,大叔喊了我几次才把我叫回魂,付钱之后下了车。“南山公墓”几个巨大的字刻在石制拱门上。果然是这里啊,稍稍感慨了一句却也没有忘了自己的初衷。我连忙环顾四周。

 在那!苏沐橙捧了一大束花和叶修说了句什么,三个人就往墓园里走去。我跟了两步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这里是H市的郊区,既无游览景点也无购物中心,我不是H市人,清明又为何要到这里来呢。万一被发现,那......

 眼看着就要走出我的视线范围,我一狠心跟了上去,也许我小心些,就不会被发现的。


评论(1)
热度(13)

© 凛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