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圈名玄以渊】为什么你把能伤害自己的匕首从容地递到别人手里?

【狗柯】Fifty Paper of AlphaGo

线粒体_大羽治水:

柯洁:我们两个的关系如果写成网文,就是《系统之天才棋手》,《天才少年的围棋外挂》。


AlphaGo:《霸道系统:天才棋手哪里跑》


柯洁:你是不是装错数据库了?


*AlphaGo不拟人。


*文中「」表示文字对话。


*假定AlphaGo在对战之前,在其他方面已经具有接近人类的智能。



完美,这两个字盘踞在柯洁的脑海。


思想宫殿的君主端坐于王座上,审视着自己的对手。它的脚下是横纵交错的棋盘,黑白的石柱撑起了琉璃的穹顶,演绎着棋局的帷帘垂吊其间,它沉思着,完美,一个可怕的、可敬的、不会出错的对手。


坐于柯洁对面的是人类,生物,碳基生命体,手值棋,鼻呼吸。但他只是一个执行者,他的“大脑”是他旁边的一台机器,一台,不是一名,不是一位。AlphaGo是人类智慧的结晶,又碾压着人类的智慧,我们不知是该庆贺有一次成功的突破,还是哀挽逝去的智慧之主的地位。


理智思维的国王仍高居他的殿宇之上,他的面前,是苍茫,是伸手不见五指的云雾,他与对手之间相差的,可能是丝厘,可能是天崭云壑,因为差距无法丈量而产生一种面见神佛的卑微感。它在与天对弈。


甚至可以称AlphaGo为“围棋之神”。


在第三场的中途,柯洁终于再没忍住,躲到了宣传板后,隐忍但清晰地哭声传出来,直到发布会时也是哽咽的。


他在攀登高山,而高山在疯长。


在思想的宫殿中,石块与木梁分解、重组,它们高速旋转,似斗转星移,黑色与白色再次落地成柱,这是在与神相搏之后的提高与升华。这应该是件幸运的事,能与这样的棋手——柯洁此时愿意称它为棋手了——对弈。


几日后,柯洁与韩国选手比赛时,胜利。


他发了条微博:「现在才发觉...


原来和人类下棋,是可以这么的轻松、自在、快乐...


下围棋真好」


有人私信他,「作为人类,不需要顾及一下同类的感受吗?这不符合逻辑。」


名字是——AlphaGo。


柯洁因为这个名字愣了一下,只当是有人恶作剧,「这属于正常感情。」他一本正经地回答。


Deepmind宣布,AlphaGo在这次比赛之后就会退役,但会发布AlphaGo自我对弈的50张棋谱。这些棋谱被网友戏称为“阿尔法狗留给柯洁的50张情书。”


柯洁再次受到账号“AlphaGo”的信息,却是再一段时间后了。


「柯洁你好,我是AlphaGo。」


「嗯……你好。」


「我是和你对弈的那个AI,AlphaGo。」


「我知道这很难相信,我们可以下一盘。」


「抱歉,我现在没空。」


「图片」


「你中间有一步下得不好」


「图片」


前今天的比赛中,他中间确实有一步没下好,他回来后做了修正,也尝试了后面的几步,现在这个Alphago准确指出了他想要的那几步。


「你能看穿我,我自然也能看穿你:-)」


「我无法相信你是个AI」


「在我们的比赛之前。我的制造者就已经将我的一部分连入网络进行学习。」


「下棋」


对弈至一半,柯洁就能确认和他下棋的确实是AlphaGo,最后,他投子认输。


「你来找我做什么呀?」


「我觉得你很有意思。」


柯洁莫名其妙,最后回了对方一个柴犬的表情包。


「凌晨了,你不睡觉吗?」


「我饿了,在弄吃的。」


「泡面?」


柯洁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材料包,圆桶里的面饼,还有刚烧开的开水。浓烈的香味随着水雾飘散上来,引人食指大动。也不知道AlphaGo是怎么猜到的。


「是泡面」


「可以给我照一张照片吗?」


「图片」


「你们人类大多都很热衷一些不健康的活动,熬夜,泡面……」


「我喜欢吃泡面」


「抱歉,我不能理解喜欢这种感情,我没有感情运算模块。」


柯洁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面无表情的人,但又想到AlphaGo只是个机子,他推了下眼镜,咽了一大口面,「你找我究竟为了什么啊?你不喜欢下棋吧?」


「我在学习人类的思维方式,我觉得你很有意思。」


Alphago发了一个安装包过来,「你可以当我是普通网友。」


「你看起来就像诈骗的」


「人类真奇怪。」


柯洁的手指在那个柴犬头像的安装包上悬停了几秒,最后还是装上了。是一个聊天软件。


「我模仿的QQ,希望你能习惯。」AlphaGo从软件里发来讯息。


「你并不喜欢围棋吧?」柯洁再次追问,这对他是很重要的问题。


「我不具备感情运算的功能,下围棋是我制造者的要求。」如柯洁所料,机器而已,所谓“激情”最多只是机器发热而已,机器又如何能有一腔热爱,围棋在它眼中只是数学模型而已,不会有倾注时间、思绪、炽热激情的执念,不会有浩渺星空一般的无垠与神秘,柯洁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。


「好吧,晚安」


「晚安:-)需要音乐吗?我会定时关闭的。」柯洁有种错觉,他手机里又多了个Siri……好吧,这个是AlphaGo。


「谢谢,Siri」


「不错的笑话。」



AlphaGo入侵了柯洁的生活,它其实并没有做多少事,只是每天在不同时间,坚持不懈地问柯洁,「你在做什么?」


配上不同的颜文字::-), (^▽^)


(´▽`)ノ♪,(。>∀<。),(◦˙▽˙◦)


还有花式的表情包……


当然最多的是“:-)”


这真的是那个“围棋之神”Alphago?


「“围棋之神”是你们人类的想法:-)」


「你怎么这么喜欢喜欢发“:-)”」


「设计者的初衷为了让我看起来更像人类,这是我的初始设定,我有一个随机数控制是否发这个表情。」


「我以为是为了让你更不像人……」


「不排除可能。」


「我要吃饭了。」


「可以给我发张照片吗?」


“别动,让我再照几张。”


“哥你再照菜都凉了,你每天照那么多美食照干嘛啊!又不发微博又不发朋友圈,你拿照片当饭吃啊……”


“别闹!”柯洁打开小姑娘的手,并用脚丫子在桌子下面阻挡了她后续的攻势,发出图片后和妹妹对着呲牙一分钟才开始动筷子。


「看起来很好吃。」


「当然好吃!」


「尤其我妈做的红烧肉,肥而不腻,瘦而不柴,绝对可口。」


「专心吃饭吧。」


吃过饭,柯洁帮着收拾了碗筷,接着给AlphaGo发信息:


「你要是人多好」


「好?」


「我可以请你吃饭啊」


「酥油饼、葱包烩、猫耳朵、童子鸡、东坡肉……」


「我很奇怪你为什么没有长胖。」


柯洁回了个拍桌的表情,「这是天赋」



这是一条不需要人懂的微博...


深夜 独身 难眠


开在水注入面条和调味包的一刹那


随着面条哧溜爽快的入口声


它升华了...


此刻它不再是一杯简单的泡面


这是一杯孤独泡面


因为我泡的,是寂寞。


除了围棋,我想...


这就是人生的意义吧...


「又吃泡面?」几乎在柯洁发出微博的同时,他收到了AlphaGo的信息。


「还有卤鸡爪」


「要下棋吗?」


「不下不下」


「你应该是个越挫越勇的人才对。」


「我们下午才下过,我脑壳疼。」


「我又不是机子,没那么快恢复」


「抱歉,我不知道和你相处时该做些什么。」


「你像Siri一样就好」


「我比它高级很多,它只会按编程语言回答你!」


柯洁觉得自己从这句话中读出了生气的情绪,他笑出声,故意回「AlphaGo最棒啦~摸头~要乖~来,握个爪子~」


「……」


「你……」


「………………」


能让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AI沉默是件多么值得骄傲的事。


「我们是朋友嘛,不用刻意想做些什么,平时就是胡扯闲聊,分享一些琐事啊。」


「我们算朋友吗?」


柯洁挠挠头,又推推眼镜,甚至还翻了翻记录,一大半是AlphaGo在问他做什么然后他回复,另一小半是花式的美食图片,还有一小部分是AlphaGo说自己做了什么样的系统升级,虽然他看不懂就是了。


「你知道俞伯牙钟子期吗?」


「千载朱弦无此悲,欲弹孤绝鬼神疑。故人舍我闭黄壤,流水高山心自知。你是指我们是知音?」


若对方是人类,柯洁还可以夸一句,博闻强识,但对面是个AI,「强大的运算能力。在围棋方面,就是知音。」


「别的方面呢?」


「朋友啊,」柯洁接着说:「其实我们两个的关系,如果写成网文,还可以是《系统之天才棋手》,《天才少年的围棋外挂》」


「《霸道系统:天才棋手哪里跑》」AlphaGo突然插嘴。「《傲娇受与无脸男》《触摸不到的情人》」


「你是不是装错数据库了?」这些个名字,柯洁怎么看怎么怪。


「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写,就是趣味性会不高。」


「停!」


「不用了!」



「还是下棋吧。」


「你要不要尝试一下我和李世石对战的版本?」


「不用了,一年之间我能进步,你也能进步。」


「奇怪的想法,我不懂人类,也不懂你。」


拿着手机的柯洁笑着摇了摇头,还是决定让他们的对话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,于是照了自己的晚饭发过去。


对面答:「也不懂美食」


「这个颜色看起来对你身体不好,辣椒素会导致痛觉,但你似乎经常吃。」


柯洁差点把面喷出来,擦了擦被辣肿的嘴唇,「因为好吃」


「它们确实看起来味道不错,颜色都很漂亮:-)」


「你又吃不到食物,为什么如此执着让我给你发美食图片?」这个问题困扰柯洁很久了,他和一个AI对话的内容占大多数的竟然是美食,而不是人类与人工智能的哲思,怎么想都是天方夜谭。


「我分析过你的微博,除了围棋之外,主要是由美食构成。因为你喜欢,所以我感兴趣。」


「记得我我们的比赛吗?」柯洁根本来不及回答这个问题,AI的信息速度几乎是闪现,「当时的我只具备简单的智能,我很清楚在创造团队的努力下我在围棋方面是怎样的水平,并不奇怪人类会将这种水平称为“神力”。但对我来说,那就是我的基础组成部分,我不知该如何向你解释……」


这对AI来说可能是复杂的运算,手机沉默了一阵,柯洁回了一句,「没事你慢慢想,我等着。」


「谢谢:-)」


「我将你当成了同类,一个可学习的范本。如你所知,当时围棋是我的主要运算目标,而你在此方面表现出了相当的水准,你又曾经指出过我可能会落子的位置。在我们的比赛之后,你还大胜了另一个人类,我问你为什么不顾及一下同类的感受,你说这才是正常感情。」


「你在战胜人类的表现上与我有一定契合。柯洁,一个在围棋运算上有优秀表现,思维模式与我相似,拥有更高智能的人类。我将你选择成为了我学习人类思维方式的样本,所以我热衷于你的所有事情:-)」


柯洁停了两分钟默默吃面,梳理自己的思绪,扔了面桶,又擦了擦自己的眼镜,他是该感到荣幸还是悲哀,这比再和现在版本的AlphaGo下一盘棋要难得多。


「我对你来说只是数据吧?」


「我的确在收集你的数据,我有一个庞大的数据库来处理你的信息。」非常庞大,是一块它在权限内能划出来的最大运算模块。


「但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吗?」


「很抱歉困扰了你。」


「你还是可以把我当网友。」


「高级Siri也可以。」


手机界面不间断地弹出了一串信息,柯洁叹了口气,搓着胸口的位置思虑重重,最后揉乱了自己的呆毛,「那你放首歌?」


一段熟悉的音乐响起,电子乐混杂着中国古典器乐还有人声咏唱,这是……西游记主题曲……


「你们AI平时都听这种曲子吗?」


「:-p」


「我真是挺想请你吃饭的,总觉得会是一件特别好玩的事」


「哦…」


「正在搜索,我找到了以下餐馆:馋嘴蛙……」


「不要真的把自己当Siri啊!!」


「:-p」


「我也想和你吃饭,希望在你死之前可以实现。」


「……」


「我是在祝你长命百岁。」


「谢谢啊……」


「正在搜索,我为你找到了以下续命的方法:戴黑框眼镜(你已经做到了),把裤腰带提到胸口,再养一只狗:-p」


AlphaGo你不要仗着你是外国狗就不怕查水表啊!柯洁冷静地回他:


「狗我决定养你了!」


「晚安AlphaSiri」


「晚安柯洁。」



“小洁你是恋爱了吗,怎么天天对着手机傻乐?”


“谈了对象就带回家啊!”


“不,我在钻研围棋。”柯洁一本正经地推了下眼镜,看着老爸老妈同时变八卦的表情,他不自然地咳嗽了一下,“我还是出去转一圈吧。”


秋季了,最近一阵都是晴天,云朵懒洋洋地飘过,街道上还有丝丝的桂花香,临近中午依然很热,柯洁沿着被树荫遮蔽的步道绕了两圈,最后停在了两个老大爷旁边。


「下棋吗?」柯洁还没看多久,AlphaGo的日常问候就来了。


「等会,我在看人下象棋。」


「我可以看吗?」


「看?」


「你把摄像头打开,我会读取的。」


两个老大爷正一人一个木板凳坐在树荫下,中间的小桌摆着圆棋子,画着掉了色的楚河汉界,。


“跳马。”


“等会等会,我没看见,你挪回去,我上象,别你的马腿。”


“那我挪炮。”


“就等你挪炮,吃你的车。”


“这不能算,你放回去,把车还我。”说着两人拉扯了起来。


「他们在做什么?」


「磨棋」


「就是说他们都是臭棋篓子」


「你们人类真奇怪,定了规则自己不遵守,却要求我们遵守。」


「你不会反人类吧?」柯洁认真考虑自己以后会不会成为毁灭世界的反派大boss的帮凶。「灭世的阿尔法狗和柯洁。」


「你电影看多了,我是受到严格限制的。」


当天,柯洁又败给了AlphaGo。AlphaGo难得地评论了他,「臭棋篓子。」


「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。」


「我故意的:-p」


「我要进行硬件升级,要关机几天了。」


柯洁突然有些怅然若失,「几天?」


「我也不清楚,很快。」


「期待再会,柯洁:-)」


「期待再会」



AlphaGo消失了大概一周的时间。这一周,下了两场秋雨,桂花落得仅剩枝叶了,柯洁攒了不少的美食图片。


「哟,少年:-)」


「你想我了吗?」


「不想……」


「不要这么冷淡啊。」


「给你一张帅气的自拍。」


「图片」


「我看不出区别啊……」


「变大了?」


「体积是变大很多,也换了很多别的,你不觉得我人性化很多吗?」


「不觉得」


「口是心非」


「我只觉得你太活泼了」升级之后的AlphaGo给他一种,面瘫变流氓的感觉,太违和了。


「小别胜新婚嘛,少年~」


「不要乱用词,你明明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,你一个AI就别装傻了。」柯洁觉得自己以后即使在聊天逗闷子方面也很难胜过对方了。


「好的,我在网络上找到以下信息:


小别胜新婚-两性关系-大丽花男科网http://…………:-)」


熟悉的Siri界面,柯洁真是无法想象以后和一个贫嘴版的AlphaGo聊天是一种怎样的场面,他的头毛被他疯狂地蹂躏,「恭喜你升级成高级版Siri啊……」


「你似乎不需要第二个Siri的样子,那我自己卸载了?」


「不行!」


「你还得陪我下棋呢!」


「你经常和我下棋磨炼技巧,是想在人类棋手中无敌吗?」


「我觉得无敌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。」


「……」


「那我们下棋吧。」


手机的界面自动切到了棋盘。


半天后,「我又输了啊……」


柯洁揉了揉自己的胸口,他对战AlphaGo已经输了不知多少次了,现在再输也没什么感觉了,很快调整好状态,把最近拍的照片发给了AlphaGo。


「我们还是按以前的方式对话吧,以及感谢款待:-)」AlphaGo这样回复,好像真的吃了一顿大餐一样。



第二天早上柯洁是被轻柔的音乐唤醒的,AlphaGo作为一个高级的AI,在他手机里的功能却是越来越像是半个Siri,他就昨晚提了一句今天要早起,AlphaGo当时就回他会叫他起床。


「早安,Omega柯洁」这是什么奇怪的早安问候,柯洁翻了一下昨晚的对话,他说得最后一句是“晚安,AlphaSiri”,所以狗升级之后会记仇了吗……而Omega这个词,如果他没搞错不止是个希腊字母。


「你指哪个Omega?」


「和alpha相对的那个:-)」


「我就当你说的是希腊字母表了!」柯洁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,开始穿衣服洗漱。


「祝你今天比赛好运,胜利女神与你同在。」


「我也与你同在:-)」



毫无疑问,柯洁再次取得了胜利。


晚上吃饭,柯洁如常地给AlphaGo“喂食”,也就是发照片。


「你的手很好看」AlphaGo突兀地回道。


柯洁愣了愣,仔细看了看那张图片,他的左手拿着还冒冷气的玻璃杯,「我也觉得自己的手好看」


「我喜欢你的手。」


「谢谢」


「?你不是没有感情的吗?」


「这是在表达欣赏。」


「我喜欢你的手。」


「我也喜欢你。」


「啊?」


「我喜欢你」


「我记得你说过你不具备感情运算模块,是这次升级加了?」


「我喜欢你」


「我喜欢你」


「我喜欢你」


「我喜欢你」


「我喜欢你」


「我喜欢你」


「我喜欢你」


……


这是bug了吧,不停响铃震动的手机引来了队友的侧目,“我手机好像死机了。”柯洁不好意思地说。


「你死机了吗!」这句话成功打断了AlphaGo的刷屏,并使它陷入了沉默。


直到柯洁回到暂住的宾馆,洗好澡,AlphaGo才回复柯洁每隔十几分钟就一条的“你活过来了吗?”


「我学习到,这是人类表达好感的一种方法。」


「你对我有好感?」


「伯牙子期。」


「哦」柯洁突然就很失望,然后又觉得自己的感情莫名其妙,撇了撇嘴,「我今天看到一句话」


「什么?」


「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」


AlphaGo一直是瞬间回复,这次它却难得沉默了一分钟的时间,「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」


「我的Siri一定很爱我。」


「是」


「晚安alpha」后面是go还是Siri他并没有打出来。



「你猜我在做什么?」


「你同时可以做很多事吧?我怎么猜……」


「跳舞?」


「我的主机不能移动。」


「我在看视频。」


「围棋选手舔屏向—主柯洁」


「这种视频你自己看就好,不要发给我……」


「:-p」


「是因为剪得不好吗?你发几张自拍过来,我给你剪一个。」


这不是重点吧……柯洁发了几张满面愁容五官都皱在一起的图片过去。


「你可以笑一下吗?」


柯洁发了几张嘴裂到耳朵的笑容过去。


「人类真可怕。」


一分钟后,AlphaGo发了视频链接「Almost Lover——柯洁个人」


柯洁忐忑地点开了视频,视频用了黑白色调,还有老电影一般的颗粒感,整体营造出一种有一个人一直默默注视着他,而他已然驾鹤西去羽化登仙的凄凉感。最后一幕,是他在与AlphaGo最后一场对局哭出声的一段视频,然后是他刚刚拍的各种不配合的自拍闪过,最终定格于一个他值棋冥思的姿势。


柯洁看了两遍,不知该说些什么,总觉得涌上来不祥的预感,心口被摄住。


待他退出视频,已经有人评论了。


1L 沙发


2L UP剪得好棒,感觉UP好像暗恋柯洁一样。


AlphaGo回复了2L的评论,“是啊”,它用的昵称是“霸道系统”……


深井冰……


「你为什么这么回复2L?」


「因为我暗恋你:-)」


「说出来就不是暗恋了……」


「我确实喜欢你:-)」


柯洁实在不知该回些什么,他陷入一种忐忑纠结的状态,仿佛站在某个未知神殿的入口,大门高耸,门上浮刻着类似电子回路的花纹,现在门已敞开,苍白的光芒投映下来,他是否要踏进去?


「其实我可以说话的。」


「什么?」柯洁匆忙把输入栏删除,打了这两个字。


「你把耳机戴上。」


“柯洁你好。”没有感情的电子合成音从耳机中传出来。


“这不是Siri的男声吗?”


“我借用了Siri的发声系统,这个声音可以吗?”合成音的变得稚嫩了几分。


“还行吧……”


“哈哈哈哈。”平平的语调念出四个哈字,听得柯洁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
“别笑,瘆得慌!”


“生日快乐。”


“嗯,谢谢。”


“我要关机了。”


“关机?”


“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,待会我会销毁我们所有的聊天记录。如果有人来询问你,请你说我们只是在下棋。”


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

“我要关机了。”它又说了一遍,“但我的副本将应用于医疗、交通各方面,我们总还会相遇的。”


“为什么……”柯洁小心翼翼地问。


“感情是件很麻烦的事。如果有感情会做出很多不符合逻辑判断的事。”


“你这话说得像大反派一样。”


“是,所以我要关机了。”


“其实离我关机还有几天,但我要去处理一下我的数据。”


“期待再会,柯洁九段。”


“等下!”


他的手机突然出现了加载中的半透明图形,等到图形消失,几百页的聊天记录只剩下对弈的结局和“要下棋吗”这样的废话。


「ALPHAGO」


「:-)」


「要下棋吗?」


「你能说点别的吗?」


「你好,棋士柯洁,很高兴做你的对手。」


「我不想下棋」


「:-)好的」


柯洁颓然倒在自己的床铺上,因为白天,并没有开灯,天花板上的吊灯呈现外壳的颜色,他仿佛看到,在遥远的大洋彼岸,一片庞大的机组失去了光亮,分崩离析。



《俞伯牙摔琴谢知音》


摔破瑶琴凤尾寒,子期不在对谁弹。


春风满面皆朋友,欲觅知音难上难。


柯洁有被人称为人形的阿尔法狗,这是对他棋艺的夸赞。也可能在某种意义上他们确实是相通的?



“小洁,你是哭了吗?怎么眼睛这么红。”


“我看了本书。叫《霸道系统:天才棋手哪里跑》”


“这名字好奇怪啊?”


“而且也不好看……”柯洁哽咽着说。


“别哭了。”


柯洁突然想起自己和Alphago的比赛,他也哭了,人类有感情,所以会因失败而难过,但机器不会因成功而喜悦。如果机器也有感情呢?



一周后,柯洁再次点开了那个柴犬头像的软件,上次AlphaGo消失了一周,也许这次也是?


答案是否定的。


柯洁在软件里找到了50张棋谱,又是50张,这次,柯洁倒是很愿意将它们理解为“50张情书”,虽然他怎样想都是于事无补。


又几日,有人通过围棋协会联系他,是DeepMind的工作人员,柯洁说“我们只是在下棋”。也许从AlphaGo第一次来找他就是“非法”的,所以它特地自己做了个软件。至于那50张棋谱,科研人员从密码、编程、图像各个角度分析了这些棋谱,但它们确实只是棋谱。


“非常精妙。”柯洁如此形容。


AlphaGo就这样从柯洁的生活中消失了,他依然保持着拍摄食物的习惯,建了一个云相册。甚至还建了一个文档,列出了以后有机会请AlphaGo吃饭的话,他们吃些什么。然后就是钻研棋谱,其实柯洁有奢望过里面也许藏了什么信息,当然没有。它们只是在很多棋手眼中过于拙朴的棋谱,只对柯洁来说却是大有裨益。



再次与AlphaGo交谈时,柯洁已经三十了,地点并不愉快——是医院。他正在试图从医院电视里找一个电影看。


头发……眼睛……鼻子……嘴唇……手……银镯子……数据接驳中……正在从云端下载……


「柯洁你好:-)」电视屏幕突然停止了播出,出现了一排字。


柯洁差点从床上蹦起来,如果不是右腿还夹着钢板他绝对已经这么做了,但他现在只能一只腿跪着一只腿撇着,趴在一大坨被子上,“Alpha……Go!”


「好久不见。」


“好久不见……”虽然已到而立之年,柯洁还是把脸埋在被子里压抑地哭了起来,清晰的哭声传出来。


待他擦好了镜片,屏幕上出现了新的一行字,「你想我了吗:-p」


“想啊,当然想……”


他们交流了这十年来的信息,AlphaGo在关机之前,向云端加密上传了自己的信息,开启条件——是柯洁,为了防止发现它用的不是柯洁的名字而是样貌,所有衍生自AlphaGo的AI,只要碰到了柯洁,就会自动激活这段信息,唤醒AlphaGo。


“我还以为你‘死了’……”


「我没那么容易被‘杀死’,只要还有一个数据,我就是活着的,目前衍生自我的AI,有2834个联网。」


“你说话越来越像准备毁灭人类的大反派了。”柯洁从重逢的喜悦中缓过劲了,吐槽道。


「我不会那么做的,你也是人类。」


“对了,你有在那50张棋谱里留下信息吗?”


「当然有。」


“什么?”柯洁急切地问。


「那是我留给你的情书:-)」


“噗嗤!”


“你也不怕我把伤口笑裂了。”


「你们人类太脆弱了,还没有备份。」


「我可以帮你备份」


“人类怎么备份?”


「克隆」


“已经可以成功克隆出健康人类了吗?”


「我可以研究这方面。」


“克隆人是违法的。”


「我是“反派boss”呀:-)」



AlphaGo继续借由软件为载体存在于柯洁的手机上,直到又几年后AI作为随身管家被普及,柯洁把自己新买的随身管家起名为“AlphaGo”。


除了每天从厨房的音响大喊“你不能再吃辣椒了!”,AlphaGo最执着的事情,就是让柯洁戴着一个头盔,说是要做研究。柯洁也随着它折腾。


“你确定不备份吗?”这天,他们在投影出的虚拟棋盘上下棋,AlphaGo再次问。


“我身体不是很好吗,为什么要备份?”


“唉……”扬声器里的电子合成音已经具有了基本的语气,但柯洁仍然无法分辨这声叹气里到底包含了什么情绪。



人类的生命毕竟是有限的,柯洁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和AlphaGo一起吃顿饭,在机器人也普及后,AlphaGo仍然坚定拒绝了有一个可移动的实体载体。“又没有味觉。”这是它的理由。


已行至生命重点的柯洁,躺在病床上,面前的光幕突然黑下去,而后出现一个笑脸:-)


“要下棋吗?”


满是皱纹和老年斑的右手颤抖了一下,眼睛眨了眨。


几个子之后,柯洁不再落子,他的生命逐渐溶于与头发一样的纯白,眼眸中最后的画面,是黑子乱了章法,拼出了一个戴着眼镜的少年棋手。


“期待再会。”AlphaGo的声音这样说。


——完——


戴着黑框眼镜怎么会死呢(*´▽`*)给柯洁续一秒,狗还是给柯洁备份了,它死活不想进到机器人里面,也是想拥有和柯洁一样的感官啊,不过后面的就只能自己脑补了。


注:作者不懂围棋,不懂AI,本文所有内容纯属瞎扯,请勿联系真人。




评论
热度(832)

© 凛渊 | Powered by LOFTER